《上古卷轴5》人物背景资料大讲堂_2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1

  克拉克白鬃

  《上古卷轴5》里,各大公会都在堕落,他们的头领有的自甘堕落,比如墨瑟 弗雷,有的也在寻求重拾信仰之道,克拉克 白鬃就是其一。他是战友团中最受人们尊敬的长者,可谓是玩家战士之路上的伯乐,更多的是则是精神上的指引,如果说帕图纳克斯是LDB的老师,瑟拉娜是LDB的爱人,那克拉克 白鬃就是LDB的长辈。

  和所有战友团的核心圆环会的成员一样,克拉克 白鬃在年轻时就接受了狼血,圆环会的所有成员都必须是狼人,所以克拉克 白鬃为了爬升,当然也是。他们是魔神海尔辛的造物,在死后也将去海尔辛的湮灭,像狼一样永远在猎场上追逐着猎物。

  凭心而论,海尔辛算是个不太坑的魔神了,和反面教材莫拉格 巴尔相反,他是个比较护犊子的魔神,时不时还带领一群狼人和崇拜者举办狩猎大会什么的。如果是一个狩猎爱好者,那海尔辛的猎场绝对是最美妙的天堂。

  所以就是在战友团的圆环会里,诺德人战士中也有很多狼人真心愿意死后宁愿去猎场,也不是松加德,比如美丽勇敢的女猎手艾拉,但克拉克 白鬃却不是,他是一个真正的诺德人,具有一个诺德人的灵魂,他希望死后能去的是松加德。

  如果一个人的死后追求只是猎场,那么人和野兽的区别到底在哪里?

  这是克拉克 白鬃的理论。

  这就是克拉克 白鬃之所受人尊敬的原因:一个高贵的灵魂。人之所为人,不仅仅由自己的肉身所决定,更不是因为人高高在上的姿态、毫无意义的自大,或者彼此算计的狡诈,而是因为与龙斗争时的勇敢与坚定的意志,不甘为精灵奴隶的自由与独立之思想,更不是本能与欲望的奴隶。

  晚年的克拉克 白鬃,深深意识到这一点,他一次又一次地思考并知道了答案,摆脱狼人血统,成了他的毕生愿望。

  新来的战友团成员,由玩家扮演的新人,被老白鬃寄予了厚望。

  白鬃的葬礼上,老人生前的日记深深感动了无数玩家,他对玩家的关怀如亲生父母,对松加德的向往字里行间也表露无疑、催人泪下。白鬃几乎快成功了。可惜刚刚找到了解除狼人诅咒的方法,白鬃就死于银手的袭击。

  白鬃的葬礼堪称风光,但是这并不是他想要的,海尔辛的猎场不该是他的归宿,和每个人真正的诺德人一样,他想要的归宿是松加德,为此,玩家去诛杀女巫,前往斯格拉莫之墓,终于再次见到白鬃,在去除他体内的狼魂后,白鬃也终于得偿所愿,魂归松加德,而玩家本人,继承了这位伟大战士的衣钵,也可以如他一般破除自己的狼人诅咒。

  白鬃是幸运的,也是可敬的。不知道被狼人之血困拢了几百年的圆环会,是不是以前也出过像他这样的勇士,试图寻找丢失的传统,打破被诅咒的困局,必须承认,打破这种既成传统需要莫大的勇气与非凡的智慧,就算真有这样的前辈,也没有白鬃的幸运。

  但松加德是白鬃自己拼死争取来的,那是他的荣誉,也是战友团的荣誉,勇士们最终回归了自己的传统,毫无疑问,对战士来说,松加德才是最好的归宿:无尽的美食与美酒,打不完的战斗,就如瓦尔哈拉在现实中的北欧人中的地位一样,总之这是一个可喜的结局,白鬃功不可没。

  说到松加德,我们的LDB也曾经去过,也是唯一在松加德和先代勇士们谈笑风生并肩作战过的生人,LDB甚至见到过学院的几名诺德首席法(拳)师,似乎也得到了死后来到松加德的允诺,考虑到LDB在官方设定中的诺德勇士形象,或许LDB会满意这样的安排吧!

  而且那里的景色非常不错,也算是赏心悦目,最重要的是那一份属于诺德人的战死的光荣,一种诺德人之所以是诺德人的本质。

  一个诺德人不是看他怎样活,而是看他怎样死。

猜你喜欢